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一篇《鼎湖山听泉》1982年登上人民日报、入选多版本教科书,他是怎么做到的

2023-06-01 07:36:00 16

摘要:10月15日下午,市长赖泽华会见了到访的当代散文作家谢大光先生,对谢大光先生为宣传推广肇庆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市领导梁志强,市委宣传部、市旅游局、星湖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会见。谢大光表示,肇庆的好山好水给了他创作的灵感,肇庆人民的好客...

10月15日下午,市长赖泽华会见了到访的当代散文作家谢大光先生,对谢大光先生为宣传推广肇庆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市领导梁志强,市委宣传部、市旅游局、星湖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会见。

谢大光表示,肇庆的好山好水给了他创作的灵感,肇庆人民的好客乐观让他感受到第二故乡的温暖。重游肇庆,让他感受到肇庆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喜欢肇庆。他希望能做肇庆的一个亲密朋友,发动更多名家来肇庆,为挖掘肇庆的美和文化内涵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入选教材

很多肇庆街坊知道谢大光这个名字,可能是从他的《鼎湖山听泉》这篇文章开始。这是1982年夏季谢大光游览鼎湖山时创作的散文,并在当年12月24日刊登在《人民日报》上。据了解,《鼎湖山听泉》选入上海市高中语文教材、北教课改版小学语文教材、苏教版九年级上册语文题材和香港语文中二教材,其中苏教版九年级上册语文教材在江苏、黑龙江、北京、山西、广西、海南、河南、陕西、宁夏、湖北、安徽、云南等12个省市区使用,普及学生超过4700万。

创作灵感

到底是什么样的灵感,让谢大光能够写出这样一篇文章呢?据谢大光回忆,他1982年第一次来肇庆,与友人一起到七星岩走走,恰好下雨,看得蒙蒙。在友人的建议下,自己乘车到鼎湖山游览。

“赶到鼎湖山时,已近黄昏。雨倒是歇住了,雾漫得更开。山只露出窄窄的一段绿脚,齐腰以上,宛如轻纱遮面,看不真切。眼不见,耳则愈灵。过了寒翠桥,还没踏上进山的石径,泠泠淙淙的泉声就扑面而来。泉声极清朗,闻声如见山泉活脱脱迸跳的姿影,引人顿生雀跃之心,身不由己,循声而去,不觉渐高渐幽,已入山中。”在谢大光的这一段描述里,他说到了鼎湖山确实感受到不一样的美,鼎湖山的景色秀美而雄伟。当步行到庆云寺的时候,天色已晚。于是在庆云寺的客房里住了下来,入夜后,山中万籁俱寂。“深夜听泉,别有一番滋味。......这万般泉声,被一支看不见的指挥棒编织到一起,汇成一曲奇妙的交响乐。”这样一支像交响乐一般、层次丰富的美妙泉水声,深深激发了谢大光的创作灵感。回去后在9月份便创作了这一篇《鼎湖山听泉》。

重游肇庆

这次是谢大光第四次来到肇庆。第二次来肇庆为2006年,作为应邀嘉宾参加鼎湖山国际登山节;第三次来肇庆为2007年,参加鼎湖山暑期活动启动仪式,并为鼎湖山听泉石刻揭幕。

图为2006年谢大光参加鼎湖山国际登山节,并在签到卷轴上签名。

图为2007年谢大光来到鼎湖山,为鼎湖山听泉石刻揭幕。

在这次旅程里,谢大光在星湖管理局相关领导、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参观游览七星岩、鼎湖山、牌坊公园、星湖绿道、宋城墙、端砚文化村等景点,对肇庆的自然景观、人文内涵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谢大光在星湖管理局局长程彦春的陪同下,来到鼎湖山参观游览。在鼎湖山半山亭前,这块砚石刻下了谢大光的《鼎湖山听泉》这篇文章,到鼎湖山参观游览的朋友来鼎湖山游玩时不妨在这细读下这篇优秀的文章。

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而上,已经72岁高龄的谢大光,依然健步如飞。当然,来鼎湖山一定要试试用纯正的鼎湖山泉冲泡一杯最正宗的紫背天葵。幽静的蝴蝶谷里,四面湖水环绕,在这里以茶会友,真的别有一番情趣。

谢大光在星湖管理局副局长邱国庆的陪同下,到星湖国家湿地公园游览,并在宣教中心留言版上签名留念。

谢大光在星湖绿道上骑行,习习秋风送来,沿途美景不断,令谢老师对这一条被誉为“中国最美绿道”的星湖绿道赞不绝口。

谢大光还参观游览了宋城墙、端砚文化村等景点。

谢大光

1943年出生,为山西临猗人。中国散文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协会天津分会理事。1962年应征入伍,历任总后勤部某部战士、文书、文工队创作员,天津人民出版社印刷厂职工,《散文》月刊编辑,百花文艺出版社编辑、副组长、编辑室主任、副总编辑,《小说家》编辑部副主任、主编,《中外散文选萃》主编,副编审。

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散文集《落花》、《流水》、《谢大光散文》、《谢大光序跋》,报告文学集《天鹅之歌》等。

散文《鼎湖山听泉》选入多个省市区语文教材。报告文学《铁凝和她的父亲》获天津市优秀作品奖。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品读一下

鼎湖山听泉

作者:谢大光

江轮夹着细雨,送我到肇庆。冒雨游了一遭七星岩,走得匆匆,看得蒙蒙。赶到鼎湖山时,已近黄昏。雨倒是歇住了,雾漫得更开。山只露出窄窄的一段绿脚,齐腰以上,宛如轻纱遮面,看不真切。眼不见,耳则愈灵。过了寒翠桥,还没踏上进山的石径,泠泠淙淙的泉声就扑面而来。泉声极清朗,闻声如见山泉活脱脱迸跳的姿影,引人顿生雀跃之心。身不由己,寻声而去,不觉渐高渐幽,已入山中。

进山方知泉水非止一脉,前后左右,草丛石缝,几乎无处不涌,无处不鸣。山间林密,泉隐其中,有时,泉水在林木疏朗处闪过亮亮的一泓,再向前寻,已不可得。那半含半露、欲近故远的娇态,使我想起在家散步时,常常绕我膝下的爱女。每见我伸手欲揽其近前,她必远远地跑开,仰起笑脸逗我;待我佯作冷淡而不顾,她却又悄悄跑近,偎我腰间。好一个调皮的孩子!

山泉作娇儿之态,泉声则是孩子如铃的笑语。受泉声的感染,鼎湖山年轻了许多,山径之幽曲,竹木之青翠,都透着一股童稚的生气,使进山之人如入清澈透明的境界,身心了无杂尘,陡觉轻快。行至半山,有一补山亭。亭已破旧,无可驻目之处,惟亭内一副楹联“到此已无尘半点,上来更有碧千寻”,深得此中精神,令人点头会意。

站在亭前望去,满眼确是一片浓碧。远近高低,树木枝缠藤绕,密不分株,沉甸甸的湿绿,犹如大海的波浪,一层一层,直向山顶推去。就连脚下盘旋曲折的石径,也印满苔痕,点点鲜绿。踩着潮润柔滑的石阶,小心翼翼,拾级而上。越向高处,树越密,绿意越浓,泉影越不可寻,而泉声越发悦耳。怅惘间,忽闻云中传来钟声,顿时,山鸣谷应,悠悠扬扬。安详厚重的钟声和欢快清亮的泉声,在雨后宁静的暮色中,相互应答着,像是老人扶杖立于门前,召唤着嬉戏忘返的孩子。

钟声来自半山上的庆云寺。寺院依山而造,嵌于千峰碧翠之中。由补山亭登四百余阶,即可达。庆云寺是岭南著名的佛教第十七福地,始建于明崇祯年间,已有三百多年历史。寺内现存一口“千人锅”,直径近2米,可容1 100升,颇为引人注目。古刹当年的盛况,于此可见一斑。

晚饭后,绕寺前庭园漫步。园中繁花似锦,蜂蝶翩飞,生意盎然,与大殿上的肃穆气氛迥然相异。花丛中,两棵高大的古树,枝繁叶茂,绿阴如盖 ,根部护以石栏,显得与众不同。原来,这是两百多年前,引自锡兰国(今名斯里兰卡)的两棵菩提树 。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得道于菩提树下,因而,佛门视菩提为圣树,自然受到特殊的礼遇。其实,菩提本身并没有什么高贵之处,将其置于鼎湖山万木丛中,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够分辨得出。

鼎湖山的树,种类实在太多。据说,在地球的同一纬度上,鼎湖山是现存植物品种最多的一个点,现已开辟为自然保护区,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作生态观测站。当地的同志告诉我,鼎湖山的森林,虽经历代变迁而未遭大的破坏,还有赖于庆云寺的保护。而如今,大约是佛法失灵的缘故吧,同一个庆云寺,却由于引来大批旅游者,反给自然保护区带来潜在的威胁。

入夜,山中万籁俱寂 。借宿寺旁客房,如枕泉而眠。深夜听泉,别有一番滋味。泉声浸着月光,听来格外清晰。白日里浑然一片的泉鸣,此时却能分出许多层次:那柔曼如提琴者,是草丛中淌过的小溪;那清脆如弹拨者,是石缝间漏下的滴泉;那厚重如倍司 轰响者,应为万道细流汇于空谷;那雄浑如铜管齐鸣者,定是激流直下陡壁,飞瀑落下深潭。至于泉水绕过树根,清流拍打着卵石,则轻重缓急,远近高低,各自发出不同的音响。这万般泉声,被一支看不见的指挥棒编织到一起,汇成一曲奇妙的交响乐。在这泉水的交响之中,仿佛能够听到岁月的流逝,历史的变迁,生命在诞生、成长、繁衍 、死亡,新陈代谢的声部,由弱到强,渐渐展开,升腾而成为主旋律。我俯身倾听着,分辨着,心神犹如融于水中,随泉而流,游遍鼎湖;又好像泉水汩汩 滤过心田,冲走污垢,留下深情,任我品味,引我遐想。啊,我完全陶醉在泉水的歌唱之中。说什么“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我却道“山不在名,有泉则灵”。孕育生机,滋润万木,泉水就是鼎湖山的灵魂。

这一夜,只觉泉鸣不绝于耳,不知是梦,是醒?

梦也罢。醒也罢。我愿清泉永在。我愿清泉常鸣。

1982年12月

长按识别加关注:肇庆市旅游局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